顾盼

盗墓笔记,墨香铜臭,p大,肥田

【蔺靖】熏风醉

短篇触发掉落,爱情会有的,肉也会有的……

蔺阁主在前往金陵的路上,还是极不情愿的,但他惦念着飞流他半死不活的苏哥哥又病了,借用一句晏大夫的话
“好得了这次,好不了下次。”

顺便,他自发的规划了这次行程的任务,考察一下靖王殿下萧景琰到底值不值得自己费了这么大劲儿医着的梅长苏,为了他把命砸进去。

这数九寒天,蔺阁主上蹿下跳的进了苏宅时头发上都抹了一层霜雪,浑身衣袍让他蹦跶的像朵描了瓷胚青纹的大白花。
梅长苏老远的就听见了他的吆喝,果然片刻就有人来报

蔺晨少爷到了。

“你说你,本来就是药罐子,再得病得病的,别人咬你一口都能治病了!”

这见面的第一句话,倒真是符合阁主的趣味,梅长苏笑着摇了摇头,奈何躺在软榻上不方便,不然定是要舀一件称手的东西砸过去的。

“那你这蒙古大夫若是有了医不好的病,让那人来咬我一口便是,想来是比你下的方子药效来的更猛。”
蔺晨吃了瘪也不恼,自知说不过也没有自讨气受,捉了飞流戏弄几下,还美其名曰好久不见,捏他脸这个举动好久没实践,“手都生了”。

因着来时已经夜深,折腾到府里人都知道蔺晨少爷来了,也就去睡,第二天早上给梅长苏诊了脉,例行恐吓并勒令卧床之后出了门儿。

小算盘打的噼啪响的蔺阁主去拜访了霓凰郡主,在得知了萧景琰一些没有脑子的话时,用蔺晨自己的话说:

“就这种人,去琅琊阁扫鸽笼我都不收!真不知道梅长苏看上他哪点了罢着不放,都不如扶植我当皇帝。”

霓凰郡主觉着好笑,便怂恿他去靖王府走一遭,会会这个扫琅琊阁鸽笼都配不上的靖王殿下。

蔺晨从善如流的去妙音阁跟宫羽姑娘点了个头,听了个曲。再去红袖招扫了一眼话里有话的姑娘们,混不吝的喝了半坛子秋月白,又在上元街吃了两碗鱼皮馄饨当晚饭。

入夜时分,盛着酥软的金陵暖风,拍着软肚子的蔺晨蔺阁主拎着剩下的半坛子酒钻进了靖王府。

晚星懒懒散散的勾连在天上,一如蔺晨四平八稳的方步,踱到了靖王府的脚门,一旋身上了房,飞快的凭之前看过布局画图的记忆摸到了主院。远远地看见一个挺拔的身影负手而立的杵在院子里。蔺晨索性在那人背后的屋顶上落脚。

蔺晨足尖刚点上屋瓦,一柄出了鞘的匕首就直直的飞来。蔺晨心道:

也算是个戎马王爷,道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嘛……他索性,一曲腿从房上跳下落在了靖王的身侧。

靖王虽有些执拗耿直,心思浅淡,但也不会认为可以神鬼不觉在刚入夜之时不惊动任何人摸到他面前的人会是一个普通人。靖王殿下见蔺晨没有半点出手的意思,甚至身上连杀气都没有,于是给蔺晨行了个半礼。

“高手驾临,不只有何见教?”

蔺晨此时有些微愣,这人是个货真价实的美人儿,此时启唇发声,低沉的声线更是软软的撩着人。

靖王圆圆的眼睛半眯着,盯着眼前从天而降的人。他想着既没有动手,想必不是刺客。这人手拿着折扇,怀里抱着酒坛子,披头散发的穿的像朵花儿,相必定然是江湖中人,也许是哪个不羁的浪荡剑客?这类人一向不守礼数,看他没有恶意,也就无需多加计较,相遇即是缘分,说不定可以成就一段情谊。

靖王殿下没想到的是,成就的,可是一段佳话。

蔺晨见那人如此问道,心下有些好笑,也没把酒坛子放下,懒散的给人回礼。

“先生想必认识苏哲苏先生,我是他家养的大夫,蔺晨。”
靖王殿下倒是对这位蔺大夫有所耳闻,此人素来风流不羁,琅琊阁主,深不可测。想是心性使然,来拜会自己,听了这“家养大夫”的名头也是抿了唇低头一笑。

这一笑不要紧,蔺晨却瞪大了眼睛,靖王殿下低头时下颔刀刻般的线条稍稍柔和,喉结轻微滑动了一下,耳尖莹润而微微发红,眼尾小小的弧度勾的蔺晨心里直痒痒,脱口而出便道

“靖王殿下真是个美人儿胚子……”

萧景琰戎马倥偬多年,虽是皇子却从不曾踏足风月之地,这句轻佻暧昧的话在他听来简直不堪入耳,想他堂堂七尺男儿,竟被人轻慢的评价为“美人儿”,瞬时抬起了头瞪大了圆亮的眼睛看着蔺晨,语气带上了斥责的意味

“蔺公子此话用在本王身上,怕是不妥?”

蔺晨正忙着端详这双顶着自己的眼睛,润泽精良的双眸仿佛盛满了星光,听到殿下此话,他也不惶恐尴尬,举起酒坛子喝了几大口,冲着靖王殿下一抿嘴,笑了。

“罪过罪过,竟惹的美人儿不快,今日天色不早,蔺晨改日再来拜会!”

这句话的尾音隐没在蔺晨飞身离去的方向,萧景琰对这那里怒目而视了片刻一拂袖回了里屋。

靖王殿下安寝只是,自己的发尾扫在鼻尖上,无端的想起了那登徒子披散在肩头的发丝,萧景琰想……

自己定然,是疯了。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