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盼

盗墓笔记,墨香铜臭,p大,肥田

【点梗】•瑟莱•公爵瑟管家叶•Old Times(三)

(一)(二)请戳我头像哟
Old Times(三)
Winsy城堡
Mark·Winsy坐在办公桌后面,棕色的半长卷发堪堪遮住了一只眼睛,露出另外一只绿色的眼睛,盯着落地窗,流露出他的贪婪和野心。
一个管家打扮的人走进来,对他行礼
"Sir Winsy,Everything is ready,when shall we start?"
Mark·Winsy笑了一下,抬起了头,露出了额发下另一只湖蓝色的眼睛。两只异色的瞳孔,略微有些可怕。
"Tonight "管家听到他轻声说。
-----------------------------------------------------
-"Oh,Thran,Why you always let me get up sooooo early!"
Thranduil无奈的笑了,把Legolas双腿之间夹着的被子扯出来,把他从床上揪起来按在凳子上,开始给他梳理头发。
"It's half past eight babe,we have to eat breakfast on time .Then you will get taller."
Legolas嘟囔着抓住Thranduil划过脸侧的指尖
“哦得了吧,你已经那么高了,Spring城堡有一个超过一百九十公分的生物就足够了!”
Thran恶意的扯了扯Legolas的发尾让他看看餐桌上的浓芝士意面。
很好,食物的诱惑成功叫醒了他。他开始拿起叉子大口的进食。一边还不忘小声嘟囔着控诉他那剥夺了他“唯一人生幸福”———睡觉,的公爵大人。
吃过早饭,Thranduil出去拜访女王陛下,他的姨妈。
Legolas一向不喜欢那个总是想把小女儿嫁给她的公爵大人的女王陛下。背地里,Legolas更喜欢叫她天鹅绒姨妈,因为她相当之喜欢天鹅绒制品。
这次拜访,Thranduil为她准备了一枚鹅黄色天鹅绒底胸针,上面镶嵌着一枚深蓝色宝石。配着她的蓝眼睛。
“他会喜欢的”Legolas说
“但我还是不想去。”
“Come on,Leggy,你已经两个星期没有跟我一起去了,都是Tauril跟我去的。”Thranduil摆出他的八字形眉毛。
Legolas努力扭过脸不去看他的公爵。
这时候Tauril跑了过来,手里提着一个竹编的大篮子,上面盖着粉色的碎花布。十六岁的少女有着厚厚的亚麻色头发,紧紧的编成辫子之后在头上盘成了一个花苞状发髻。略显高挑的少女轻快的奔过花丛,将大大的篮子塞进了Thranduil手里。
“Sir,您可以帮我把这个篮子交给Arwen么?”
小姑娘瞪着她那双黑色的大眼睛看着她的公爵先生。
“Arwen?小公主?”Legolas插了一句。
“是啊,就是Arwen小公主!”
Tauril笑的眼睛弯弯的。
“篮子里都是什么啊?”Thranduil笑着作势要掀开篮子上厚厚的布。
“不许掀!”Tauril眼疾手快的按住了公爵先生的手。
“篮子里是我做的草莓派和蓝莓派,还有鸡蛋卷,掀开就凉啦!”
Legolas装作失望的样子
“Hey,girl!我跟Thran都没吃过你做的派诶!”
小姑娘不好意思的笑笑说
“Arwen在我上次去的时候说,从来没吃过我们果园里做的东西。都是皇宫里厨师做的精致过分的东西,特别想尝尝。等公爵大人回来了,我就给你们做!”
Thranduil揉了揉小姑娘的额发,提着那个和他极不相称的大篮子跨上了马。
----------------------------------------------------
深秋,还有最后一场玫瑰花。
Legolas和Tauril坐在果园后面的秋千上,看着工人们在忙碌。忙完这一阵,大家就可以过一个安稳而富足的圣诞节以及冬歇了。
“Tauril,你怎么会认识Arwen?”
Tauril把腿盘上来,晃晃悠悠的回答
“上上次我跟公爵大人去看姨母的时候,Arwen让我陪他玩儿,她跟我一样大,可是,平时也没有人陪她,我看她好孤单,就陪她玩儿了好久好久…然后,下次去的时候,我们就是好朋友啦!”
Tauril说话的时候,Legolas把手肘拄在膝盖上,用手托着下巴。他认识Arwen。那个黑头发的温婉少女。天鹅绒姨妈一直以来就是想要把Arwen嫁给Thranduil。天知道那只是一个17岁的姑娘啊!Legolas不满地想着。但是,随即他又苦笑了一下。等她十八岁了,自己也阻止不了什么,Tauril也一定很想让自己的好朋友成为公爵夫人…到时候,Legolas你可就要忙起来了,也许,不会有时间去伤心吧……
Legolas的下午,几乎都花在了秋千上。用心思一寸一寸的描摹他的公爵大人。无奈而彷徨…Tauril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秋风渐冷,今年的最后一场玫瑰,还有一周半的花期,就会渐渐凋零。
Legolas在想,他的爱,还会不会等得到下一场秋玫瑰…
直到起风,Legolas才从秋千上下来。进到城堡里准备读一会儿书。Thranduil一定会在皇宫里解决他的晚饭,自己就不需要刻意去吃了。
还没等Legolas把毯子盖在腿上,一位身穿皮衣的人就闯了进来,腰间别着一把火枪。这是Spring城堡外围交易的头目。这是他的脸上满是血痕,面目颇为狰狞。Legolas从椅子上翻下来,担忧地看着他。
“总管大人,出事儿了,我们这次的茶,香烟和东方瓷器都被劫了!”
Legolas闻言面色一凛。那些茶和瓷器,多数是有了买主的,一下子被劫,根本无法交代。
“知道是谁么?”
那头目点了点头
“来人根本没想掩饰身份,都带着Winsy家族的家徽,没有杀我们,只是在我们抢夺的过程中被迫交手。还让我回来转告公爵大人,是Winsy家族干的。我进来的时候,Tauril说公爵大人没有在,我就想着,跟您说也一样!您可一定要把货拿回来啊!”
Legolas点了点头,挥手让他下去休息。在他走了之后,Lrgolas面色阴沉的转身扣上了书,提步上楼。
坐在他一贯的书桌前,看着窗外的天色,阴沉的有点过分,可能,是要下雨了…
他拨通了Mark·Winsy的号码,听筒里很快就出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Legolas,How are you?Did you receive my present?"
“还真的是你。”
“当然了宝贝儿,我是那种藏头缩尾的人么?”Winsy的尾音拖得很长,带着深深的暧昧与挑逗。Legolas很讨厌这种近乎于性暗示的声音语气,一心想着速战速决。
“你想要什么?”
“我?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需要用更多的货牵住Thranduil,让他脱不开身,然后,我要你。这时候,你就会自己一个人,来我这里啦~”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自满与轻蔑。Legolas终于明白了那天握手时Winsy的小动作不是他的错觉。
这个男人仿佛已经看到Legolas躺到他的床上,冰蓝的眼睛里带着愤怒与绝望的对他打开身体。
Legolas在明白了他的意图之后,只是冰冷的说了一句“我做不到。”
对面的人笑了笑
“Oh,Legolas,你不会愿意眼睁睁的看着Spring家族没落的。”
Legolas暗自攥紧了衣角
“你真的认为,你有这个能力?”
“当然,不然,我可承受不了Spring公爵的反扑…”
这时候,Thranduil推门走了进来。他眉心的悬针纹此时深的如同刀刻。他走过来,默默的抱紧了Legolas。
电话对面的声音仿佛听到了Thranduil走过来的脚步声。轻声笑了一下
“Thranduil·Spring,我们是公平竞争…Legolas这种,你不喜欢,我倒是,很想要呢…”
Legolas刚要启唇反驳,Thranduil拿过了听筒。低沉如水的声音流泻而出
“Legolas不是东西,也不需要你去珍惜。”
之后,他伸长了手臂挂断了电话。
Legolas刚欲说话,Thranduil就将食指按在了他的唇上。
“不,Legolas,我都知道了。我会解决,你放心吧。”
说完,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完美的笑容。
Legolas把头埋进Thranduil的怀里,蓝色的大眼睛里闪烁着不安和彷徨…

评论(1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