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盼

盗墓笔记,墨香铜臭,p大,肥田

【点梗】•瑟莱•公爵瑟管家叶•Old Times(二)

(一)请戳我头像~
阳光丝丝缕缕的爬进窗棂,Legolas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睛。他在叫他的少爷起床上,一直不是个好管家。

Thranduil习惯早起,也习惯自己做早餐,顺便给他嗜睡的小管家带一份。Legolas乱着头发从床上爬起来,顺着香味走下楼梯。穿着睡袍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趴在桌子上继续迷糊。这个时候,Legolas才会褪去人前那进退有度分毫不差的完美管家形象,只是像一只依赖着他的Thran少爷的小猫。Thranduil把面包,黄油,鸡蛋和盐端上桌子上面之后,看了看瘫在哪里的Legolas,无奈的笑了笑。从睡袍口袋里拿出梳子开始给他的小猫咪梳理头发。手掌划过脸侧的时候会被Legolas抓住,在那上面蹭蹭。温暖从掌心传到心口,那是Thranduil生命中现有的,为数不多的温暖。

吃过早餐,Legolas才彻底清醒过来。回到楼上开始对晚上宴会中要用到的军火交易账簿。

时钟的指针一点点偏移,当大钟敲响十二下的时候,Legolas放下了手中的笔,揉了揉太阳穴。Tauriel已经把午餐放在了二楼外厅,他现在只需要去叫不顾时间打理生意的少爷吃饭。

Legolas摸了摸饿扁了的肚子,推开了Thranduil书房的大门。
“Thran,lunch .”
“Ok babe,in a while."

Legolas坐在Thranduil对面,拿起桌上的柠檬茶给自己倒上一杯。在热气氤氲中看着Thran拿着钛金笔头的钢笔在纸上沙沙的写字。眉峰间有一道悬针纹,丰润的嘴唇紧抿着,高挺的鼻梁和睫毛在脸上打下浅浅的阴影。

Legolas喜欢每天早上吃到Thranduil做的浓芝士奶酪,喜欢Thranduil给他梳头发,喜欢Thranduil给他包扎伤口时露出的担心与忧虑,喜欢Thranduil在他非常疲惫的时候揉着他的头发叫他Kitten。也许他早就爱上了Thranduil…
Legolas惨然一笑,我那么喜欢你,你怎么就不知道…他的Thran少爷,总有一天会有一个温婉大方或者明丽活泼的公爵夫人,他会忙起来,要筹备结婚事宜…Legolas从柠檬茶的雾气中抬起头,发现Thranduil那双灰绿色的眼睛正噙着笑意看着他。

" Hungry?"
Legolas笑了
"Starving."

夜幕逐渐的降临,为天空刷上了一层层宝蓝色的油彩,直到染成墨黑。

Legolas窝在书房沙发上的一个软垫里看书。大大的软垫,120cm见方,Legolas可以整个人窝在里面,看着看着就困了。

他听见了开门的声音,随后,他的少爷用温暖而干燥的大手把他从垫子堆里扒拉出来。

“Hey,Legolas,up?”

Legolas呜咽了一声表示不满。但是他想起来是时候换衣服去出席晚宴了。今天晚上的晚宴是年末最后一次了,一次生意上的晚宴。

女王脚下的城市,奢靡而懒惰。水晶灯折射出的金色光线爬过台阶和桌子上的天鹅绒衬布。打在每个参加宴会的人身上,照亮了金光闪闪的一面,也留下了暗淡的另一面阴影。
Legolas跟在Thranduil的后面半步。扫视着周围。右手按在小腹上,保持着完美的礼仪。实际上,他在按着别在腰间的匕首。一把没有鞘的,锋利的匕首。金属贴着温热肉体的感觉不是那么舒服,但是总能激起Legolas十二分的警惕和异样的兴奋。生意场,特别是贵族之间不那么干净的生意往来,谁手上不沾点儿什么不干净的。或许是可怜的女人,或许是毒品,或许是性交易,更甚,是人命。

宴会开始不到一半,Legolas示意Thranduil看向门口Winsy家族的人来了。一位伯爵挟着一位美丽的少女。这是在军火生意上Spring家族最大的,也是唯一的对手。Thranduil示意Legolas去跟他交涉,转身又恢复了完美的微笑周旋在一众贵族之间。

Legolas走向Winsy家族的伯爵,—Mark·Winsy.Legolas向他伸出手Winsy笑了一下,伸手握住了Legolas伸出的手,在他手心上挠了一下。Legolas一惊,但没有表现出什么,只是不着痕迹的把手抽了回来。作为竞争对手,自然没有什么多余的可聊,打了几句官腔Legolas就借故离开了。
宴会接近尾声,Thranduil拿着酒杯的手开始摇晃,Legolas恰到好处的上前扶住公爵的手。

“您醉了,请跟我回去吧。”

Thranduil自然是笑着答应了。任由Legolas架住高他近乎一个头的自己,半拖半拽的拖到马车上。

Thranduil在马车上和一位百合花样的少女挥手告别,在车帘落下的一瞬间,他那灰绿色的眼睛又恢复了清醒。
“下次要是装醉,何不早点。”

“Shery夫人说到她家的猫咪和矮脚马,我想试试能不能顺回来一两只。”

Legolas看着那个大个子把脑袋搁在自己的肩膀上,歪着身子的样子,只能无奈的揉了揉公爵的脑袋。

回到城堡里,Legolas坐在火炉前读书,略显纤细的手指托着厚重的书籍,用力的有些泛白。金色的长发束在脑后,滑落下来的一缕额发尾端点在书页上,炉火跳动着,在书页上打下恰到好处的鲜活阴影。钟摆咔哒咔哒的走着,Thranduil抬头看了看时针已经到十一的大钟,皱了皱眉。从楼梯上走下去,从大厅火炉前Legolas的手里抽走了那本书,扣着搁在了他身侧的地板上。对他笑了一下

“你的公爵难道不比那本厚厚的老书好看么?”

Thranduil穿着一件白色的丝绒睡袍,抬手把Legolas那缕碎发掖到耳后。

Legolas扯掉腿上的毯子,对着他的公爵张开双臂

“Thran,抱!”

公爵大人任劳任怨的抱起了小管家,当然,后续服务还包括送回房间以及哄他入睡。

星辰一点点在工业革命后的资本主义天空上闪烁。明亮的如同一颗颗白宝石,却被斑驳流淌的迷雾遮去。正如这片女王脚下的土地。大英帝国的灿烂与繁荣正掩盖着其下流淌的动荡不安与黑暗残忍…

------TBC------
lo主刚刚考完试一定会很惨的成绩…一周内争取吧三吐出来,希望小天使们来安慰嘤嘤嘤马上就要出成绩了

评论(4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