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盼

盗墓笔记,墨香铜臭,p大,肥田

点梗27,【瑟莱】 🍸瑟莱总裁/医生设定

秋天,窗外的落叶打着旋儿落下,带起丝丝缕缕的萧索。床上的人百般聊赖的看着傍晚橙色的阳光,淡色的长发散落在身下,那双大到色情的手正把玩着一串绿叶形状的手串。这人是密林集团的执行总裁Thranduil,他答应他的小情人,晚上在他值班的时候去看他。
想到legolas,他的爱人,Thranduil总会不自觉地笑出来。他们邂逅在医院里。那也是一年秋天,Thranduil的跟腱撕裂。被推到加护病房的那晚,刚好是Legolas值班。透过笔记本电脑的上沿看见了那对灵动的双眸,颜色微深的金发。像个精灵,绿色的。硬生生把他从父亲去世与接受公司的重担中拉了出来,那一年的秋天,仿佛也格外明媚…
Thranduil从床上爬起来,三年的时间,他已经让一切走上了正轨,他与Legolas在一起也已经两年半了。他总记得在那最黑暗的时候,他濒于崩溃的时候,Legolas总是能最快的平复他的烦躁与压力,点心和花茶,柔软的有绿叶清香的嘴唇,当然,最好的情况,就是那柔韧白皙的身体在他身下弯折,扭动,带着哭腔的告饶…
Thranduil把叶子手串扣在手上走进浴室,想要换件衣服。转身时,只觉得猜到了水,重心一晃,小腿胫骨就传来了一次剧痛,随后,右腿就失去了知觉。超过一米九的个头加剧了小腿与浴缸的碰撞,稍微低了低头查看,发现右小腿划开了纵深的一道伤口。Thranduil在心里狠狠的咒骂了地上的水迹,以最快的速度拨通了Legolas所在医院的急救电话,简短的通报了地址与受伤情况后,挣扎的站了起来,用衬衫的袖子狠狠的勒住了近心端,并非是为了止血,剧痛的麻木三分钟就会退去,最近的急救车到他的公寓大楼也需要一分半左右,而深深的伤口所带来的剧痛几乎会让他脱力,他要延长神经麻木的时间…
Thranduil踉跄的打开门,转身锁好,只隔着一层丝绒睡袍坐在冰冷的地砖上,在心里数秒,他的楼层在十五楼,爬上来需要三十秒,就是说,如果车上没有麻醉剂的话,他就惨了…
118,119,120,121…急救人员带着担架在他数到124的时候,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躺到担架上之后,疼痛开始丝丝缕缕的从创口传来…
很好,急救车上没有麻醉针!Thranduil咬着牙咒骂了急救队长一族的家人,并且需要同时绷紧了腹肌与肱四头肌承受着浪潮一般的疼痛。浅色的,过腰的金发被颠簸与主人在颠簸同时的痉挛揉成了一团,Thranduil扭头盯着窗外,街景飞快的闪过,嘴角抽搐的想着Legolas的脸颊,某些时候泛起的玫瑰色的红晕。
当Thranduil被推进急诊室的时候,抓住去找医生的护士小姐,用几乎嘶吼的声音喊:“我要Dr.Legolas·Greenleaf!”下一秒,麻醉剂推进了他的右腿,疼痛持续肆虐了几秒后一点点褪去。Thranduil一下子放松了绷紧的肌肉,鬓角和领口已经浸透了汗水,胸口大幅度的起伏着,脱力的瘫在担架上…
Thranduil在一分钟之内等到了Legolas的到来,那抹白色的外袍和金色的,比他短一点的金色长发。长发被规矩的在颈后扎成马尾,Legolas碧蓝的眼眸中写满了焦急。Thranduil看见他扑上来,匆忙的瞥了他一眼开始转向护士,“麻醉剂推了?”护士点了点头,Thranduil清晰的看出来Legolas松了口气,转过来看着他,接过了护士小姐手里的医疗包说“我缝吧。”说罢,推走了thranduil的急救台。
帘子后面,Thranduil看着Legolas再次向他右腿里推了一针麻醉剂,抬起头看着他,Legolas的眼睛,不同于他偏重的金发,是浅浅的烟蓝色,此刻微微的湿润着,写满了疼惜与无措。Thranduil抓住他的手笑着说“医生,很疼啊,还不快给我缝针?”Legolas抽出手,摸了一把Thranduil面部的棱角,拆开了医疗包。边用酒精擦拭创口边跟Thranduil说话
“这是怎么搞的?”
“我想换件衣服来找你,结果猜到了水,滑倒了”语气是满满的委屈。
Legolas放松了一点,笑了“没想到你居然也有滑倒的一天?我开始缝了?你想点其他的。”
“缝吧,你都在我眼前了,我还有什么其他的可想?嘶…!医生,你们麻醉剂不合格啊~”
“…在合格的缝针麻醉剂,也是会有感觉的…”
Thranduil伸手隔着衣服摸上了Legolas的臀瓣,那双大手很好的发挥着优势。Legolas难得的没有出言阻止,只是羞红了脸。随着最后一针的抽离,Thranduil已经把手塞进医生的裤子里去了,Legolas拉出作怪的手,附身吻住了Thranduil半开的嘴唇,在唇瓣的厮磨间,隐约传出一句话“下次要小心啊,不要再让我着急…以及…伤好之前…禁欲!…唔!”
窗外的天幕刚好染上了灰蓝色,华灯初上,夜幕一点点被灯火点亮,在这偌大的红尘之中,每个人都会有最适合自己的伴侣,然而,我已经找到了你…

评论(9)

热度(67)